今年夏天由于天气很热我无论在家在外都穿着一件真丝短裤, 那还感觉冒汗岳母在家穿的也很随意一件半短无袖连衣裙 更加衬托出岳母丰满性感的身段尤其是浅兰色的真丝布料使得岳母肌肤更显雪白滑嫩。 父常年出国,我媳妇又去加班就我和岳母在家, 岳母显得很无聊我正在玩电脑, 岳母突然走到我面前说: 「你一会有事么?」我抬头说道: 「我今一天都没事呀」岳母冲我一笑说道: 「我待着没事, 你骑车送我回你姥姥家好么?」我说: 「没问题」我推出我那辆小摩托车 带着岳母回她的娘家有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岳母很高兴的样子冲我说: 「你进去么?你还是先回去再接我?」我一笑: 「我还是一会接你吧」到了傍晚, 我来接岳母回自己家岳母一从门里出来我那十五岁的小姨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 小姨子叫了我一声就问: 「姐夫 你的小车能带俩人么?」我一窘说道: 「带俩人够呛呀?」岳母看了看车说: 「算了, 我走到那边等公车得了」小姨子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走十多分钟才能到车站那 这又没计程车 咱就挤挤好不好?」岳母一笑说: 「这么小的车怎么挤?」小姨子一拍岳母的肩膀;「你坐后面我坐姐夫腿上, 」小姨子侧头问我: 姐夫这样行不行?」我一乐: 「行呀 我不是怕不安全么」小姨子兴奋的一拍我说: 「就这样了 妈上车」岳母站在旁边有些犹豫, 小姨子有些不耐烦冲着岳母说: 「你快点呀」说完就要往我腿上坐, 岳母在旁边一拉 说道: 「你坐后面, 我坐你姐夫腿上」小姨子一笑: 「我坐前后那都行, 」说完侧身就坐在我身后岳母稍微有些扭捏但还是勉强坐在我的双腿上。 三人往车上一坐,我那小摩托车明显开不快了, 岳母往我身上一坐很挡我的视缐我叫岳母稍微侧些身子 岳母一侧身好像有些坐不稳无奈之下呵呵的乐两声, 小姨子在身后看到笑着说: 「妈你把手给我」岳母不解的回头看小姨子, 但是还是伸出了左手小姨子一把拉住岳母的左臂放在我的肩上, 犹如岳母侧身搂住我似的 小姨子在身后笑着说: 「这样不挺好嘛, 又没多长时间妈你就坚持会好么?」岳母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但还是照办了。 岳母没好意思太往后坐,手臂有些往后伸够着我的脖子, 岳母手臂扬起腋下毛丛丛的腋毛还挺浓密 岳母穿的连衣裙腋下开口很大小风一吹里面丰满肥腻雪白的乳房若隐若现。 我车座子有些底,很自然的双腿有些上翘,岳母坐在前部老往后滑, 一有些下滑岳母丰满的屁股就往前蹭,岳母的连衣裙的后摆一直在飘起, 岳母两条肥滑温暖的大腿夹着我的双腿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 尤其是岳母的双腿老在前后移蹭我的阴茎一下有了反映, 幸好我的双腿可以夹住已经硬挺的阴茎。 可是岳母来回移动,蹭的我那丝制软薄的大短裤的裤腿卷屈在大腿根处, 睾丸好像已经感到小凉风的吹拂我的眼睛看着岳母腋下的腋毛, 又看衣服和身体空隙之中的乳房看的有些不亦乐乎。 忽然路一颠蹬,我双腿一扭动阴茎一下没了束缚勐的弹了起来, 明显还是从短裤和大腿中的缝隙出来的正在不知如何是好, 岳母的身子也颠到后面正坐在我岳母的短裤好像很薄, 再加上我兴奋半天阴茎头早分泌出许多黏液黏液蹭在岳母的短裤上再加上岳母的短裤又薄又软, 又有十几秒的贴磨我的阴茎清晰的感觉卡贴一个温暖的凹缝处。 车还在颠,岳母搭在我肩膀的手臂有些在搂紧我, 岳母的腋下离着我的鼻子很近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扑入鼻中 阴茎头又分泌出许多黏液全蹭在岳母阴部的凹缝里岳母的双腿明显感到了这种变化吧 下意识的夹紧我的阴茎一下被温暖包围了, 车在颠我的阴茎也在岳母阴部摩擦。 岳母的短裤真的很薄,稍微被我的黏液一沁就紧紧贴在自己的皮肤上, 我的阴茎被包裹的更严密了岳母的唿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头也往后仰脸和我的脸也已经挨在一起。 岳母搂在我脖子上的手臂明显在使劲,我感到岳母的短裤越来越湿滑, 岳母的屁股在轻微的扭动好像是在用自己的阴缝研磨我的阴茎头。 又一颠,我的阴茎头一下就裹着岳母的短裤杵进一个温暖的洞中, 我意识到我的阴茎是进入岳母的体内了岳母的嘴一下张开, 哎呦一声下颌上仰,双目微闭鼻翼翕张。 小姨子在身后, 不知发生什么事还问: 「妈怎么了?」岳母这时哪还顾的上言语, 我侧头对小姨子说: 「没事」阴茎头隔着岳母的短裤越杵越深 岳母的唿吸越急促我感到阴茎头一阵酥麻一股磙烫粘稠的精液射了出去, 岳母的身体也紧绷起来阴茎头在岳母的体内跳动了十来下, 岳母也舒了一口长气。 岳母红着脸略带埋怨的看了我一眼,叫我停车, 我以为岳母生气了正在忐忑不安却听身后小姨子问: 「妈你干吗去?」岳母头都没回说: 「我方便一下 你瞎叫什么?」我把短裤整理好等着岳母 岳母很快回到车上岳母在我腿上一挪动我裸露的大腿忽然感到毛毛蹭在我的大腿上, 毛丛丛的中间还有些肉头。 湿滑,岳母原来把短裤给脱了,我的阴茎一下就竖了起来。 岳母左手搂着我,右手伸向身下,拿住我的阴茎在凹缝处磨润两下, 丰满的屁股往下一沉我的阴茎一下连根尽没。 我开着车,专找不平处开去,岳母丰满的身躯在我身上摇。 摆。 耸扭。 磨,我的阴茎被岳母那温。 紧。 滑的肉洞吸唑着。 我一手扶把一只手伸向岳母的阴部,用食指轻摸岳母的阴核, 岳母的阴部有些痉挛岳母的淫水顺着我粗大的阴茎往下流淌, 弄的我阴茎根部和阴毛都湿漉漉。 粘滑滑的。 岳母紧咬双唇下身使劲耸动,勐的岳母阴道壁一阵紧绷, 好象是要把我的阴茎攥细岳母的子宫头使劲研磨我的阴茎头, 我只感到一股股热浪喷淋我的阴茎头我快感连连。 。